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興趣而讀書之murmur


BODY OF POWER, SPIRIT OF RESISTANCE
(by Jean Comaroff)
讀的是這本。
在英國念人類學時,tutor推薦說是好書的一本,
其實在論文中有引用,
但是說穿了根本沒「讀過」,只是把序言中的觀念引了一引...

28歲之前,我其實也沒正式做過什麼工作,一直算是一個(或半個...)學生。
念了2個碩士了,許多人想當然爾地覺得我會朝博士邁進時,
卻在這時找了個是不是我也無所謂的工作,認真當起上班族。

當然是對念書有興趣才會念了這麼久的...
不過卻一直很排斥把念書當工作。
最初的最初,是覺得念書這麼有趣的事,
卻不得不碰到一些烏煙瘴氣的人,
覺得怎麼會有一個環境培養出這些無聊沒別事好幹的人...
無法忍受,
於是「又」逃走了。
(第一次,是這樣從劇團逃走)

後來年紀大了一點點了,
對很多事也不再念茲在茲了,
對那時覺得受傷害的事,好像也沒有場合老是掛在嘴邊了,
對那時覺得傷害我的人,也可以閒話家常交換情報噓寒問暖了,
不過決定「再試一次」的那一次,
卻寫個1萬字的(英文)論文寫到頭髮也白了、每天都極度清醒睡不著、身體週期明顯亂掉,
每天困在房裡踱來踱去,
覺得這種事做多的話我似乎會早死...

高中以前沒有想過「讀書」是什麼,
反正就是得做的事,
而且還是得做好的事,
只是我不像很多小孩只是一味排斥,我還會讀得覺得有趣。
其實以前似乎最喜歡數學的,
不過總之自以為考慮周詳其實應該是什麼都沒想地進了法律系。

大學時也是,總之書是非得念不可的,
至少期末考前三週是得念的,
記得以前的期末考週,一整個禮拜(可能再加之前那個禮拜)每天就是考試的教室、宿舍跟女四福利社三個定點輪流移動,
坐的時間長到只要可以不坐就想儘量站著,
有夠苦悶。
但我還是覺得書有有趣的地方啦,雖然大家都對法律的印象就是「要背的東西很多」。
那時其實是想未來當學者的呢。

研究所時也差不多吧,只是開始自以為有理地發展一些自己的論點,
體會想到一個idea的那「剎那」的快感。
(然後之後得要發展、證實那個論點就會很頭大)

到念第二個碩士時,其實念書有點像「工作」了,
就是我的工作就是「讀書、跑圖書館、寫東西」,
當然會煩、會無法突破、會想放假,
不過也沒有什麼特別排斥的,
總之就像做一份「有興趣」的工作一樣。

所以,純為興趣而讀書,現在應該算是首次。
從「上次」寫完論文到現在也過了大半年了,
這段期間沒認真讀什麼書,再加上又工作了...
其實是覺得有點笨掉了...
不過,東西沈澱一會兒,再抽離那個念茲在茲的情境,
其實是可以重新了解一些東西呢。
記得去年把英國論文拿給台灣的老師時,被老師問說「那妳這篇論文跟XXX方法是有什麼不一樣?」
我還熊熊一下腦袋空白想不起來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寫這篇論文(真拍寫...),
今年初再被老師問起到底想用什麼方法、做什麼題目的時候,
也是腦袋空白呈無語言能力狀態...

不過現在的話似乎可以了解一些,
就是我其實覺得...
學問是沒有什麼分科的,
就是,其實只有妳對什麼題目有興趣的問題,
妳想做什麼、然後去找出那個答案,
就是這樣,
說我對法學、人類學、社會學或甚至其他心理學等等有興趣,
對我來說...其實我答不上來。
(是...不過這樣說的話是沒法申請博士班的)
要問我的approach,我也答不上來,
我就只是有個問題,然後想去找到答案而已。

至於我的議題到底是什麼...
我猜以前之所以答不上來,可能也是因為自己找不到合適的分類吧,
不是偏重structure或agent的,
甚至不是在這個架構下要說自己偏向那一邊,
我只是想要了解「人」在某種時空下會作出什麼反應,
既然同時一定有structure也有agency,有資訊也有限制,
人-我就是很喜歡說人是作為一個「載體」-到底會作出什麼舉動。
人在「受限制的自主判斷」下會作出什麼選擇,
我就是對這個很好奇。

總之,純為興趣的讀書...真的還滿好玩的,
尤其不必一定要去看誰誰誰的理論,大概是其中最好玩的部分吧...
而且雖然看得很慢啦。

其實我一直很想念博士的,
但是不想做學術工作、
也不想花錢(但大概也不會認真考公費)、
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想申請什麼、
而且也笨掉了、
而且也覺得隨便讀讀還滿開心的,
雖然我真的很想念博士...
但是不知樂不樂觀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