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7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退化的語言能力


所謂的語言能力退化...
並不是指我的日式或英式中文。
(是的......剛從日本回來的時候,我的中文非常地遶口,
明顯地帶著日文文法。
碩士論文還要請人proof reading我的中文...
然後,
在倫敦時,
有一次打電話給一個台灣人的房東詢問租房子的事,
結果!我發現我的中文帶著很重的「台灣ㄍㄛ/語」腔調,
十分地奇怪...
因為我講了28年的中文,從來沒有那種腔調的)

但是那些都不是本篇的主旨...
我最近感到的是一種,表現「不出來」的焦躁感。

最近常常,
其實是想要跟別人解釋、交待、或說清楚一些什麼的,
但就是「講不出來」。
有時其實也就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
「我現在要去吃飯」之類的,
但就是好像話堵在胸口講不出來。
覺得外界很吵很吵、
「壓力/密度」很大,
好像以前生物教過的草履蟲還是啥的,
體內的物質流不出來。
(這個比喻不知道在科學上是不是正確的...我是社會組的...)

也許就是一個人慣了吧,
什麼事都是想到、就做了,
腦與手之間的聯繫,
不須要跟別人解釋,
不須要化諸有邏輯的語言/文字,
久而久之語言能力也就退化了。
(雖然對一個「作學術」的人而言,講這種話似乎等於承認沒在好好上課...)

在日本的時候,有一次真的對語言感到好不耐。
在當義工的馬場,教練想要告訴我應該牽馬走的路線,
但是,
日文、比手劃腳加上在地上畫圖,
無論如何就是無法瞭解對方的意思,無論如何也無法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
無法抑制的焦躁,
不是氣對方,
甚至也不是可以表示出不耐煩的場合,
不過就是無法掩飾自己的焦躁,
「講不出話來」的痛苦,
突然覺得口啞的話應該真的是很痛苦的吧。

不過現在是...
沒有語言問題,也沒有任何溝通障礙,
不過就是自己覺得「講不出話」、向外界發不出聲,
常常覺得這個世界好吵好吵,
別人好急好急,
什麼都放不出來,
「話到嘴邊」,也還是悶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