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8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人間

最近又開始了。雖然也知道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絕對會悶出病來,雖然也知道出去跟朋友聊聊世界就會不同了,不過只要一想到外面的人的臉,就會緊張、排斥,開始冒出一連串不舒服的感覺。 是從那件事開始的嗎?團體中無聊的鬥爭被人生經驗豐富的老師看穿,利用自己的位置佔了便宜,受了傷之後也無法說出全部的事情,到最後還只能跟想擠掉我的對方求援。 大家都說,只要自己覺得不舒服就是了,不必替對方想。 只是那種不舒服不僅是身體上的...總覺得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無法原諒自己的蠢,也無法原諒對方的心機。 不過雖然做了蠢事...好像還是什麼都沒學到。沒有學會拒絕別人、沒有學會不要相信別人、也沒有學會鬥爭。 從那之後,還是一直做蠢事。不時就會發現自己被利用、被騙、被佔便宜。 心機用盡的同儕(們)-雖然有技巧高明拙劣之分, 北海道的10點之後, 央圖的怪叔叔, 協會的秘書長, 倫敦也有naughty L(真是噁心的字...naughty) 等等。 對人有一種抽象的不信任感...不過在每次的具體事件中還是繼續耍笨。 上次的反社會發作是第N次在倫敦被偷了之後吧(那一次我倒是忘了)。走在街上就很緊張,對於黑人覺得很畏懼;媽說剛好我的姪子要來倫敦,托他帶東西給我,卻什麼人都不想見,最後還是用寄的。 這次就是這次囉,事情放著,好像發酵發酵就脹了起來。 也不是憤怒(雖然我應該是可以生氣的),就是恐懼與對人的厭惡。 再來就是躲避。 所以那時才會知道喜歡他的。不排斥跟他在「一起」-距離上的。 從物理上的反應就知道了。雖然這個理由常被嘲笑。 大概沒有人看得懂我在寫什麼吧...也就是喃喃自語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