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7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泰國-美索-歸來,未歸?

其實也從泰國回來一週多啦,今天才好像漸漸進入狀況的感覺。
上個禮拜好像完全不知道在那裡神遊...
工作也是一分鐘一分鐘地熬著,等8個小時可以下班,
其他時間也好不到那兒去,就讓時間一分鐘一分鐘地過,完全不知道我做這些事有什麼意義,
覺得自己在這兒,生命浪費得令人有點手足無措,
好像完全沒有回來,
冷冷地看著自己的生命流逝了一個禮拜...
有一點著慌。

我想美索確實是有點魔力的吧,
雖然人真正在那兒、浸泡在那炎熱的、緩慢的、luxury的氣氛中時,自己完全沒有覺得,
也難怪聽說有許多人去了之後都會再回去。

其實這一趟回來後,我個人真的發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改變...
沒什麼理由、更沒什麼實益的改變,
只是突然自己就想要改變看看。
桌上多了一本"Burmese for Beginners"是一個例子,
然後想要「戒掉」一些生活中不必要、只是自己追求享受的習慣,
譬如說喝飲料啦、新加坡很熱還洗熱水澡,
或是突然「決定」半年後要辭掉工作(但這是一個毫無約束力的決定...),
就是突然自己想要體驗另一種生活...
其實我的人生就一直是在追求「過與現在不同的生活」啦,
只是一直是「地點」上的,這次是心境上的...
(不過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聽過習慣洗冷水澡的人大部分是男生了,因為用冷水洗頭髮其實頭還挺痛的...洗身體倒是很舒服)
許多人在美索一遊的心得似乎都是,其實學的比給的還多。
當然我也是啦,好像突然就開始想/想通了許多以前沒想過、或想了也不明白的事情,
雖然這樣說起來好像顯得自己以前渾渾噩噩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不過......在這種事情上能夠當「學生」,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
如果可以的話...,大概沒有人會希望在這種事情上當「老師」。 

剛回新加坡的時候,眼裡看的一切都很「新加坡」,但就是覺得自己好像「還不在這兒」,回不來...
明明一個是住了快半年的地方,一個只去了一個禮拜。
拿行李時排在旁邊的一看就像被寵壞的小孩、擁擠的地鐵、沒有禮貌的乘客、
自我的新加坡人...
一切就是好「新加坡」,就是好不一樣...
我只能很「局外」地看著,覺得自己卡在中間,那一邊都去不了、或回不去,
以前沒有這麼具體地意識過,人是會如此不同的,同樣人類之間會存在這麼大的差異。 

坐在地鐵上時,隔壁坐了一位女性回教徒(因為戴著頭巾所以知道是回教徒),
不過(雖然這樣說有點歧視之嫌)頗不相稱地是,
她十分大聲地放著MP3在聽,而且還跟著唱...
那些歌曲還是頗重節奏的流行樂。
突然想起之前看過一部日劇,女主角(黑木瞳演的,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突然有一天決定要去學芭蕾,一圓小時候未竟的夢想,
他先生就潑她冷水說:沒有人會想看歐巴桑跳芭蕾的,就像穆斯林在跳芭蕾一樣!
穆斯林跳芭蕾是啥樣...會很糟嗎...這算是那門子日式比喻法?
那時其實我一直很想不通,
不過...如果就是像穆斯林大聲聽搖滾樂還跟著唱一樣的話,
雖然很抱歉但我必須說...還真是很不想聽,
不過就算是基督教徒佛教徒無神論者也還是不想聽吧!新加坡人還真是常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就會變得很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拍寫我似乎又在講XX坡人的壞話了...(這篇明明是遊記)
我絕不是想造成大家覺得我不喜歡XX坡人的印象啦,
只是我真的很受不了他們「自我」的部分。
我覺得很多XX坡人其實是很自我、自私的,只想著自己的方便,而且並不自覺,
沒有一種「互相」的概念,
所以很多服務業的服務態度很差,而且就算他本來和和氣氣的,但只要妳(顧客)做了一件不合他意的事,立刻翻臉,
翻臉比翻書還快...我常常覺得很多XX坡人真是不可思議,
我以前的房東也曾經讓我見到「自我」的一面,他在寫一篇論文所以拜託我幫他check英文的部分,
雖然我當然並不想做啦...但還是幫他看了,一篇「論文」可不是只有20頁喔,再加上他的英文文法又真的頗不怎樣...(雖然想像中的新加坡人應該是English native speaker)
所以我也算是大花心血的,再加上那時我剛到新加坡,自己也很忙,
但。是。
看完之後他一點認真的表示都沒有,除了說了幾聲謝謝之外,這種時候普通應該是要說聲「請妳吃個飯」什麼的吧,(雖然我應該會拒絕啦,因為不想吃...)
而且好像還不高興我改了他的東西,一直說他也忙啦、寫得很匆忙啦、有些東西自己看就會發現不到錯...之類的,(關我啥事)
後來我想提早結束跟他們的租約,搬到離公司近一點的地方,
他就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說如果我願意賠一月的房租當然是沒問題,
當然我本來就是打算要損失一個月房租啦...不過你難道就不能說點好聽的,或是假裝可以幫我搬到樓下之類的嗎?
後來我為了拿寄到舊地址的信,又回去過幾次,女主人還挺熱絡的,男主人(就是寫論文且順利畢業的那位)倒是連招呼都打得不太徹底的感覺;
同事/室友的男朋友也是,根本就登堂入室住到「我」們家來了,
衣服也不好好穿,行事上也沒個避忌,完全就眼裡沒別人的感覺,
認識的一些新加坡朋友也是,
其實不太會聽妳講的話,就是連珠炮地講自己的事,
我沒有連朋友都要嫌的意思啦...
不過時常覺得他們就是只注視著自己的事,有人惹了他們就很不高興,
大概坐車不排隊也是這個原理吧...
就是覺得暴戾暴戾小器小器的,「有點」受不了。 

我想大家都忘了這篇其實是「遊記」的...
下一篇要寫去難民營的感想,敬請期待(其實也不必期待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