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泰國-美索初印象

記得今年2月左右的時候吧,才跟老師聊起,說東南亞離台灣說遠不遠,不過還真的是對東南亞沒什麼印象,
就像:緬甸人長什麼樣子?
除了一個翁山蘇姬之外,還真的是沒什麼image出來了。

我在去美索之前也是...
雖然Sam說美索可能跟我想像的差很多,
不過不要說美索了,我連對曼谷都很難有什麼想像,
不了解、沒概念,
上網找的照片,大飯店五光十色豪華盡陳,
在英國念書時一個美泰混血兒的同學,在考慮畢業後要回美國還是去泰國工作(對台灣人來說,「美國人」卻想選去泰國工作,或許有點不可理解吧),
但是前陣子看的一本書中,對曼谷貧民窟的描述記憶猶新,曼谷爆炸案的新聞時不時地會出現,曼谷警察貪污栽贓的轉寄信也看過好幾次,
就算叫我想像,二個極端中我也不知該取那一邊,
於是就還是保留著「沒概念」而前往了。

搭了7個小時的夜車從曼谷到了美索,
美索給我的第一印象是...
還挺「熱絡」的啊。

這種印象是來自...
總之我很「不幸」地在凌晨4點之前就抵達美索了,
雖然Homestay的老闆叫我到了之後就打電話給她,而且說早也沒關係,
但是4點大概無論如何還是太早了...
所以我便決定坐在車站等到5點半後再說。
其實我並不是沒有七早八早地抵達一個城市的經驗,
曾經從倫敦搭night coach到英國西南一個叫Newquay的城,去愛丁堡時也是搭夜車(其實車子倒是跟曼谷-美索的車差不太多啦,不過英國人很胖咩...如果人多、旁邊位置有坐人就擠死妳)
記得一早到Newquay時...不管是coach終站、還是必須走一段才到的火車站,都沒什麼人,
也沒地圖也沒人問路,昨晚的觀光燈飾還亮著、閃爍的霓紅燈下卻只有二個新到的外來客惶惶恐恐地找著旅館,
一種「晏起」的英國感...
我也曾經在很奇怪的時間(就是完全沒有火車的時間)到過台中車站,
「大」廳空蕩蕩的(其實一點都不大),
車站裡、車站外,除了流浪漢就沒有別人了,
對照起白天的摩肩擦踵、
對照起同時間應該還未眠的熱鬧台中市區,
就是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不過4點鐘的美索車站還挺熱絡的,
看來是個正常車站該有的樣子...
當然不至於車水馬龍啦,不過有些人在走動、有些人在等待、也停了些摩托計程車在那兒(不過倒是沒人來跟我拉生意),
沒有丟我一個人在那兒等...
所以看看人、看著車子一輛一輛地抵達,5點倒也很快就到了,
5點後就挺熱鬧了,旅館來接人的車子一輛接一輛,人來來往往的,
我都快忘了現在還沒5點半,差點要起身去打電話了。

至於對美索鎮的第一印象...
其實我覺得它好像「鄉下」,一種十分遙遠的熟悉感,久未被勾起的懷念感覺,
(我所說的「鄉下」就是我爸在雲林的老家,一般所謂的爺爺奶奶家?)
走在泥土路上、二邊是田,
羊的叫聲、牛在擋路、雞那種扯開喉嚨的啼法,
突然就跟遙遠的記憶接在一起了,突然跳出來來一種時空錯置的懷念感(說遙遠...因為鄉下也是在變的),就連走進一個房間時那種燈光、氣味,都讓我快被撲面而來的熟悉感擊倒了。
有時就是很想不通呢,完全陌生、有著極大差異的異文化之間,就是會有著驚人的相似度,不管是文化成果、或是人的想法。 

可是其實還是充滿著cultural shock的,
就像第一次、在車站接人的人潮中突然就看到一個臉上搽著粉的緬甸小朋友時,
突然覺得很衝擊......「本物だ!」就是想要這樣亂喊一聲。
其實我並不是不知道他們有這種習慣,之前在網路上、海報上也不知看過幾遍了,
但是看到「真人」時,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發現新大陸般的不可思議感,
不知道該說是對於「照片中的人走下來」了的震驚,
還是對於「自己走進照片中」的驚奇。 

之後分別在Homestay老闆和Sam的帶領下,小繞了美索一圈,
泰緬界河、邊境市場、移工社區、簡陋的移工學校...
之前都是在網路、照片上看到的東西,現在都真的擺在自己眼前了,
老實說...  其實第一眼,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車子經過一條寬廣的大馬路邊,突然被提醒說旁邊就是著名的梅道診所,
或即使親眼看到鐵皮或茅草(?)搭建的簡陋房舍、
就在田邊的水溝裡洗澡、洗衣服的人們、
烈日下工作完後還要在路邊撿點野菜回去的男人女人們、
被告知說路邊毫不起眼的小鐵皮屋便是「學校」,小孩子就在炎熱不透風的屋裡遊鬧嬉戲,
如果被攝影鏡頭捕捉住的話...這些畫面都可以感動人、觸動人的心底深處、促使人們反省吧,
不過當下看到-不論是坐在車裡經過,或是走在田間時看到二旁這樣的人們,
現下卻覺得好像自動融為生活的一部分了...
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