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偶爾來點嚴肅的

早上例行地在辦公室看了YAHOO新聞,
(雖然最近忙得要死...但還是很堅持要把早餐帶去辦公室吃「佔時間」)
看到民主紀念館(之類的...原中正紀念堂)引起的中央和北市的爭議,
下午做完了原本以為一定做不完的事後,
還得空看了一下Sam的部落格
勾起了一些小小的回憶。 

向國際發聲...
最近似乎很流行。
而「要讓國際社會聽到台灣的聲音」的前提似乎便是去中國化/威脅/影響。
(突然想起globalisation和localisation的議題,
總之SOAS的人類學課程還滿喜歡討論globalisation的,
有一次我提了一個問題是:localisation到底是不是globalisation的反義字呢?
老師似乎還挺喜歡這個問題的。[我也很喜歡...]
這是題外話。) 

在札幌的那一年是我第一次「完全」離開台灣,
有機會、或說有必要向某個外國的「一般人」解釋我從那兒來、我是那國人,
或許會令人驚訝的是,
就在離開台灣3小時飛行距離的地方,已經有許多人完完全全不知道台灣這個國家了,
在自我介紹的當下妳很容易被誤為泰國人(因為Thai和Taiwan發音接近),
第二次見面時妳就可能被記成韓國人、中國人...之類的了,
更多的人是聽過台灣,但完完全全沒概念,
會常常碰到「你們也是用筷子嗎?」「你們也寫漢字啊?」之類的讓人有點想扁人的問題...
而且問這些問題的人有時是有些年紀、或受過/正在受高等教育的人,
以為他們對於歷史會有點概念的人。 

所以在那一年內,我個人沒有什麼須要思考國家認同的機會...
總之在學校裡...會接觸到的老師同學都了解狀況,而且立場可能比我還鮮明,
而那些根本不知道妳從那兒來的人呢...
當然不會覺得妳是中國人啊,
因為中國他知道啊,不過妳的國家他完全沒聽過,
就算妳要追一句「台灣不是中國」,他也只是覺得,喔,當然啊,
所以其實重點根本不是在澄清「我不是中國人」(那還不如傾全力灌輸他「我不是韓國人」的概念...不然老是被記錯),
真正重要-而困難-的是,妳要如何介紹台灣?積極地、主詞式地以「台灣是...」「台灣有...」加以介紹,而不是以否定或消極的、受詞性的說法-台灣不是...,台灣過去...,日本對台灣...。
台灣是什麼?其實那個「什麼」不必要是排他的、獨特的、刻意拉進或疏遠關係的-對一個陌生人來講,它只要是清晰的、具體的內容就好了,
不過這個問題其實我到現在還是答不出來。 

之後去了英國,
不知道是因為我的學校(「亞」非學院)背景特殊還是台海緊張關係真的在英國算個議題啦,
總之知道台灣的人意外地還比近在咫尺的日本還多許多,
不過這時也開始碰到一些「不利益」,
因為中國熱(或說被預期的經濟利益),「中文」的工作機會增加許多,
不過台灣人被排除在(會說/寫中文的)中國人之外,
要中文翻譯-台灣人不會寫「中國字」,
要會說中文的人-台灣人發音「不正確」,
我甚至還有聽過連語言交換都不想找台灣人的。
不過除了時不時地有如此搞得清台、中區別的場合之外,
還是常被誤認為泰國人啦,
也常被記成Chinese,
不過不管是泰國人、Chinese或日本人、韓國人,
那個認知的前提並不是國內極力想撇清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而是「那個人是從個聽都沒聽過的地方來的」,所以當然就自己給她亂派個地方了。 

現在在新加坡,
當然如果在新加坡還沒聽過台灣就有點誇張了...
「花樣少男少女」、「流星花園」每天在播,
男孩子的話大概也都在台灣當過兵吧。
新加坡人其實對外來的(客)人是十分十分友善的(當然前提是他得知道妳是外來人啦...),
每當對方問起「妳從那兒來?」「台灣」,
對方總是會露出一抺興奮的笑容-不管是華人或馬來人(我忘了有沒有跟印度人聊過這事兒...),「啊,台灣,我有去過。」「台灣很冷吧!」(這...)「台灣是個好地方!」
這時不禁會很高興(或說慶幸吧)自己來自一個頗有好評的地方,
(這時中國人就很衰了...
大家都對中國人有許多成見,「會把廚房用得很油」啦、「很吵」啦,
我也認識很多人很好、很為別人著想的中國人啦,
這時就不禁覺得他/她們真是很衰...) 

(以下進入囈語...)
國家大事、國際空間我是不懂啦,
不過在每個國民都可以做的國民外交/內政上,其實是沒有誰有什麼威脅性的吧,
但是現在似乎什麼都要summary、「加個標題」才行。
我想每個人都有這種經驗吧,
去那兒玩個3天5天,碰到了幾個當地人(或是在旅館、風景區工作的人...),
就覺得「那國人」是怎樣怎樣的了,
或甚至只是在路邊碰到一個豬頭、或被誰幫了一把,
就覺得沒有辦法喜歡/或討厭那國的人,
其實根本還有幾千幾百萬的人沒有碰到呢!
其實對方也只是在自己的地方、一個日常的舉動,
便可能往後地、廣泛地影響到自己的同胞(就像某猶太人之於希特勒?),
我今天可以得到某個機會或許得感謝數年前某個台灣人對某個萍水相逢的新加坡人很好,
或許是種蝴蝶效應吧? 

自己當「外國人」當久了,有時會想在台灣的外國人不知是怎樣的呢?
那些觀光客、留學生、外勞、外傭、外籍新娘,
也是像我一樣懷念或恨著這個地方的吧。
如果有一天在某處遇上了,我會在報出「台灣」的那剎那就被恨上了嗎?
這樣想的話不禁就有點毛骨悚然,
那些不離開故土的人...是否不在意這些事呢? 

有時看著台灣社會的一些省籍情節啦、種族歧視、不公平、無可奈何的現象,
會覺得...「不可原諒」。
就算是走馬看花地我也到過20多國啦,
在全世界中,台灣人真的是很努力、很親切、很好的一群人,
台灣也是一個比起歐洲的大山大水也毫不遜色的美麗地方,
台灣人配得比現在過得好上N倍,
所以覺得把台灣搞成現在這樣充斥XX情節、敵視、優越、不公與不幸的人們,
不可原諒。 

(基本上主題似乎偏掉了...
純屬個人記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