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毛的網路日記
關於部落格
萬里蕭條處,臨江獨望樓,
前途惟逝水,欲去卻淹留
  • 178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Volunteerとは

所謂的志工是...
這是本篇的標題。
其實我從2004年就開始還滿持續地在當志工,
除了每次換地方住剛開始要找一下之外,
(我這4年來就住了4個國家...)
都有保持至少每週一次的頻率,
來新加坡之後也是每週六去馬場當身心障礙者騎馬的志工。

每個國家的志工文化都很不同,
在日本最爽啦,大家都對志工「抱著感謝的心情(至少是態度啦)」,
吃香的喝辣的;
在台灣,其實感覺志工跟其他人的關係有點...怎麼說,帶點算計的感覺,
而且「顧客」對於「不必花錢而得到的服務」似乎不太珍惜也不太尊重;
在英國嘛,志工根本是多到沒人稀罕,
妳想當還得去排隊咧。

而昨天,是我當志工3年(以上)以來,
第一次覺得有成就感。 

我很喜歡當志工,
不過這絕不是出於什麼「想幫助別人」的想法,
其實我根本不了解什麼叫作「想幫助別人」,
而且對於人類為什麼會有「想幫人」的想法感到很奇怪。
而且事實證明我根本是去添亂的...
我只是,很喜歡跟人接觸吧,
有件事情可以做(再加上,老實說,要負責任的人不是我),
覺得很充實。

在新加坡是在一個叫作RDA(Riding for the Disabled Association)的協會作志工,
RDA就是提供身心障礙者(通常是小孩子)騎馬的課程,藉由騎馬來作復健,
而志工的工作分為leader跟side walker,leader的工作就是「牽馬」,因為身心障礙者本身對馬的控制可能不是很理想(或說他根本沒在控制...例如自閉症者),
side walker的工作則是在馬旁邊跟著走,一方面為了安全,防止騎馬者因為不平衡而掉下來,一方面也是作為助教,隨時觀察騎馬者,反映給教練,或是幫忙把教練的指示以肢體動作或其他方法傳達給騎馬者。
簡單來講就是這樣的工作內容。
而更簡單地來講其實是很無聊的工作,
譬如45分鐘的課,妳就必須走45分鐘,甚至是跟著馬跑,
然後45分鐘內可能一直重覆同一個動作、同一句話,只希望教會騎馬者一個很簡單的動作,
而他極可能完全不理睬妳。 

所以為啥有人想做這種事我是真的完全不懂啦,
我是因為有馬啊...有人啊...有事做啊...
在日本時還有供便當,家長還會帶點心來,哈。 

其實我覺得我這個志工真是滿常在添亂的,
因為志工嘛,總覺得自己自願來服務,就一定是跟服務對象有所不同的,
一定可以幫助被服務者一些什麼的,
然後志工嘛,畢竟沒領錢,出了啥事或有啥不專業的地方,也不能罵他,
不能讓他擔責任,甚至還要怕他不再來了。
曾經因為我不夠熟悉馬而讓騎馬者摔下來,
被派去牽著接受復健者,結果自己腳滑摔一跤還把人家拉倒...
搞不清楚狀況只好亂講一通的事更是常常有。
但是確實不必擔任何責任,很爽。
所以或許像我這種志工也算是「不可避免之害」吧。

而且志工來來去去的,很多上課者都比志工經驗老道的多,
當你在想著「要用什麼方式才能教會他」,也許他只覺得「又來了一個新人,真好玩!」
有時剛去一個機構,面對這些「老鳥」還真會緊張咧,
不像剛開始去時天不怕地不怕,只考慮是否要用簡單一點的字「配合」他們。 

其實做著做著有時會覺得...這真是一種強制的社會化過程啊,
有時候覺得那些小孩子,其實一定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不想理你」而已,
而我們想盡辦法要做的就是「打擾他,讓他跟我們做同樣的事」,
接受這一套「要讓馬走,就要把繮繩接緊,說walk on,要讓馬停,就要發出ah的聲音」的規則,
而「來這兒上課,就是要讓馬走,再讓馬停」。

不過話雖這麼說,但昨天還是覺得很有成就感,
就是一個跟了好幾次的小孩子,昨天很明顯地會「理我們」了,
之前完全就是自high地坐在馬背上的,昨天會跟著指令作出讓馬走的準備動作了,
請他握緊繮繩時也會握了,請他坐直時也會自己調整了,
而且「觀察」著他現在可能想要做什麼,然後引導他一下讓他做到,
看到他似乎有花心思在騎馬這件事上了,得到了一點回應,就是覺得很開心。
雖然不知道學會「要讓馬走時必須把兩手緊握」對他的日常生活有沒有任何幫助,但還是很有成就感。 

所以...志工大概就是在等這種自我滿足感吧。

(其實昨天我突然領悟,整個課程中最偉大的不是志工,應該是那匹馬吧...
45分鐘就一直重覆著走走停停,繞圈圈左轉右轉的,然後背上的人一直發著不知何謂的指令,如果不遵守還會被罵,
了不起...
如果是我應該會想咬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